金沙检测线路js69_NO.1

音乐学系
  
音乐学系
     News
 当前位置: 首页 >音乐学系 > 新闻资讯

讲座综述:《传统音乐艺术的当下价值与未来意义》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21/10/22 15:56:39   


       2021年10月20日(周三)下午16:20,四川音乐学院音乐学系2021年学术讲座之二——《传统音乐艺术的当下价值与未来意义》在四川音乐学院教学楼309顺利举行。本场讲座的主讲人秦序教授,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南京艺术学院、中央音乐学院客座教授,以及三院校博士生导师,现为浙江音乐学院特聘教授,聂耳音乐学院特聘教授。

       首先,音乐学系副系主任格桑梅朵,简要介绍了秦序在中国古代音乐史、中国传统音乐以及音乐人类学等学科的建树,并表达了对其的敬意与感谢。随后,秦序教授以“孔子之礼”向在场的师生们问好,给同学们和老师们传授了中国传统礼仪文化。整场讲座围绕“全球化”“现代化”这一主题,阐释了“向后看”对当今社会的重要价值,并对传统音乐的未来意义进行展望。

       全球化、现代化引发的“悖论”

       人类的文化可以分为两个很大的阶段,一个是传统文化阶段,一个是现代化的阶段。现代化是一切民族必由之路,而且只要有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率先开始了现代化的进程,那么其他地方也就不可避免的、或迟或早会走向现代化。那么,现代化和全球化是不是意味着文化的融合?是不是现代化以后文化就会千篇一律呢?由此便引发了一个“悖论”:既然现在几乎所有的学科都“往前看”,为什么偏偏民族音乐学、传统音乐和其他研究传统文化的学科等要“往后看”?是我们要在现代的内部寻找历史反讽吗?我们对于世界各民族和地区的传统文化艺术的关注,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与现实价值和未来意义呢?

       对此,许多学者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北京大学学者汤一介提出:所谓全球一体化,指的就是经济一体化、文化多元化。秦序教授对此观点提出质疑:经济难道不是一种文化吗?因此,他认为解决“悖论”的主要前提,就是是厘清“文化”的概念以及哪些“文化”可以一体化,哪些文化可以多元化。秦序教授以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聆听传统二胡独奏《二泉映月》感动跪地的例子,证明了传统音乐在当下的伟大价值。这也足以说明全球一体化、现代化,不可能是所有文化、艺术的一体化、现代化。

        围绕着上述问题,秦序教授从三个部分进行了深度剖析。

        一、为什么传统音乐艺术有伟大的价值?

       首先,关于古今之间的辩证关系,可以说:无古无今,不积累文化即无发展。秦序教授认为从古到今,这个历史发展非常复杂,并且对两千多年前司马迁便以“变”字高度概括了古今关系发出感叹,这个“变”字说明了历史文化是不断前进、不断发展、不断否定、不断创新的。但是司马迁却忽略了人类历史文化发展的另一特质——“传承”。要在传承、积累、学习、接受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去发展。

那么哪些文化要“变”,哪些文化要“传”呢?对此,秦序对“文化价值相对论”作出了探讨,即“不能以一个民族、一种文化文明的标准,来衡量其他民族的文化文明”的观点。对此,秦序认为文化价值相对论有一定局限性,因为并非所有的文化、文化的所有方面都是相对的。因此文化价值相对论本身也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要对文化进行分类,则需要对“文化”这一概念进行厘清。

      “文化”这一巨大的、庞杂的概念,历史上的相关研究浩繁卷帙。对文化的概念及分类方式众说纷纭。秦序对此提出了文化类别的二分法:“文化一:是完全依据、或主要依据“先进”、或科学不科学的标准,进行比较然后划分的,例如科学、技术、器用、社会制度等。这一类文化需要既充分尊重前人又不可盲目崇拜或死守前人之说。文化二:不能或更不依据先进、落后或科学不科学这一标准,来进行比较、划分的“文化”,这类文化便是具有“文化价值相对性”的文化。例如文学、艺术等。它有着另一种发展规律与价值判断,伟大艺术作品和伟大艺术家,是独一无二的,是永恒长存的、不可重复替代的。

       二、简略回顾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历程

首先对三个“中国”的概念及其历史发展演进进行了阐述。历史证明,“中国”也是历时性的概念,是一个内涵和外延从古至今、由小渐大,不断充实拓展的动态概念。梁启超提出了“中国之中国”“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三个阶段。其中以金石之乐为代表的先秦贵族乐舞阶段与“中国之中国”阶段吻合;以歌舞大曲为代表的中古伎乐阶段,和以戏曲音乐为代表的近世俗乐阶段,则能够与“亚洲之中国”阶段相始终。在传统音乐三阶段之后,是“现代音乐”阶段,也就是一般所说的中国新音乐阶段,则能与“世界之中国”阶段切合。

       回顾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历程,距今九千余年的河南舞阳贾湖骨笛已具很高的发展水平。孔子时期的音乐发展及其社会作用更是被推崇至空前绝后的高度。再到乐舞兴盛、文化交融频繁的唐代,市民文化灿烂发展的宋代等。

       中国的音乐文化如此辉煌灿烂,因此,王光祈提出“吾将登昆仑之巅,奏黄钟之律,使中国人固有之音乐血液,重新沸腾。吾将使吾日夜梦想之‘少年中国’灿然涌现与吾人之前。”费孝通则提出:我们应当承担起当下历史时期的文化任务,开创“文化自觉”的新风气,即“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的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发展的趋向,不带任何文化回归的意思。自知之明是为了增强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适应新环境、新时代文化的自主地位。”(《世纪老人的话》68页)秦序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认为想要提升“文化自觉”须首先培养感性认识,再提升到理性自觉。

       三、未来展望

       在探讨了传统音乐艺术当下价值之后,秦序研究员还对其未来进行了展望,认为人类的未来,是物质高度富足的基础上,实现艺术的世界、美的世界。费孝通对其文化自觉历程概括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指出当人类社会能够在物质层面达到一定高度时,必然会向更高一层次的、超过一般物质生活的精神境界发展,这是人类今后前进的方向。孔子在两千多年前就非常深刻的认识到音乐艺术的精神作用和巨大影响力,提出“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如果说孔子重视音乐,是从个人成长、完善的角度出发,费老则是将艺术作为整个人类追求和发展的最后导向,更具有全球化的视野和关怀人类命运的胸怀。讲座的最后,秦序教授对当代青年学者们提出了殷切要求:不仅需要聪明,还要善良,从而实现“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一宏伟目标。

       提问环节:

       同学1:有些学者他认为历史之所以是历史,是因为它本身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对于传统的艺术发展来说的话,它的消亡或者传承,都有其自身的规律。那么对我们来说,如果站在一个“上帝视角”去提出我们的观点,那会不会对它是一种干预?如果我们干预之后,它的发展会不会就不是它本身了,而变成了我们期望它所变成的样子了呢?

       答:从客观规律发展来说,有些传统文化确实会消亡。但我们讲的传统文化,其中也有文化一和文化二的问题。文化一这一部分,毫无例外是科学,一定是前进的,要发展肯定要淘汰、摒弃掉很多。但是文化二就不能简单的用“先进”“落后”来看待,所以我们讲的传统文化的保护,主要指的是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也有很多不优秀的,我们就要摒弃掉。那么另外一些艺术呢,它确实也会被淘汰,有些发展的问题。那么应该怎么样发展它?他内在的生命力在哪里?除了要有感性的认识之外,还要理性的看待它。我们的保护不是极限的保护,而是要激活他的生命力,发挥他的创造力。要创造性地去继承,创新性地去发展,而不是机械地去保护。

       同学2:我觉得文化是属于人类社会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文化的存在。现在我们提倡一个多元文化,但是这些多元文化,它不是静止的,它是动态的。它是会互相影响,互相发展的,也就是说当我们继承我们的传统文化时,也会发展出新的文化。比如说电子音乐,它就是科技与音乐结合的产物。如果不产生这些新的东西,我们就没有办法发展,但是我们又要回首去学习,去了解我们过去的传统文化,这两者如何均衡呢?

       答:过去我们经常把继承文化和发展文化对立,其实各是各的,创新发展是可以的、甚至有的外国人专门挑战传统,或者反传统,它也是可以的,得到的成果最后大家也是承认的。就像一个人抓着头发要自己离开地球一样,你想完全摆脱传统是不可能的。但是呢,传统文化你可以创新,创造性的继承,创新性的发展,甚至还可以说如果没有文化的发展,传统文化也保护不好,所以两者是一个辩证关系。那么传统文化它有它的价值和意义,每一代人还有自己新的解释在里边。

同学3:现在我们在教育过程中是非常重视中国传统音乐的,包括世界范围的民族文化,传统文化的继承。在教学过程中,培养他们的“文化自觉”时,会发现现在这个社会环境,可能不是这么容易去激发学生的这种文化自觉。我感到有的时候在课堂中“强加”学生去学习传统音乐,无法挖掘他们的自觉性,应该如何去解决这样的一个矛盾呢?

       答:你要相信音乐的力量是每个人心里都有的,连我那个美国小孙女一听《青藏高原》就呆了,再来一遍,再来一遍,完了就要飙高音了,音乐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关键是我们怎么样诱导他、激发他、引导他,所以音乐教育我觉得这是很光荣的专业,也不担心,传统的好东西一定会感染人,音乐有这个力量。

       讲座的最后,格桑梅朵进行了总结:秦先生今天首先给我们的同学和老师传授了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中的一个非常好的礼仪文化,特别是在疫情时代,这显得尤为重要,也反映了我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文化自信,非常值得我们大家传播和推广。

       其次,秦先生提出了现代文化转型与我们“向后看”的重要意义,提出了传统音乐具有的永恒价值,跨越时代、跨越文化等重要特征。

       再次,给我们在座的各位音乐学理论研究者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任务,就是要让我们用文学去讲明白“为什么?”的这个理论价值。从文化的广博定义的研究中向传统音乐文化理论研究导入。以传统音乐为研究点,从而来体现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当代价值意义?提出了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同种文化标准去衡量其他民族,其他地域的文化?如何辨别“变”与“不变”等重要命题。如何做到文化自觉?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各个方面息息相关,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共同发展。了解一个民族要从民族传统文化开始,这是我自己今天听秦先生讲座的一些初浅的感悟,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都非常受益,并深感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责任任重道远,要有勇于探索的研究精神。借用文中一句话:“以为人类艺术文化的导向而作出努力!”最后,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秦先生的精彩讲学,请我们的学生代表给秦先生献上一束美丽的鲜花。

       讲座过程中,秦序引经据典、激情昂扬,给四川音乐学院师生带来一场生动而精彩的课堂。此次讲座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

                                                                                                                                                                           撰稿、摄影:周琳琳

                                                                                                                                                                           编辑:李雪    代研

                                                                                                                                                                           审核:格桑梅朵

                                            

                                                                                                                                                                         





 武侯校区

地址:成都市新生路6号
邮编:610021
电话:028-85430202
传真:028-85430722

 新都校区

地址:成都市新都区蜀龙大道中段620号
邮编:610500
电话:028-89390026

 招生电话:028-85430270 / 85430022

  研究生招生咨询电话:028-85430277

  艺术考级咨询电话:028-85490737 13060008118
   

请关注微博       请关注微信

四川音乐学院教育信息技术中心版权所有© 2013       ICP备05016678号